一周一书|《十二年,故人戏》——有声阅读分享

发布时间:2021-09-14浏览次数:29

        

 


 



十二年,故人戏

 徐伟希

经年一曲故人戏,你我皆是戏中人。

《十二年,故人戏》是我看过的第一本民国小说。在那个灯影摇曳的时代里,出现了放不下家国梦的傅侗文,舍不掉救人心的沈奚,涌现出一个又一个曲线救国的实业家,他们承载着无数人的希冀负重前行......

身处在鸦片横行、内忧外患的灰色背景下,世代清廉的沈家因触犯了一部分人的利益满门被害,然而沈家小姐沈宛央却独自艰难的活了下来,那个将她藏身于烟馆的傅三爷——北京城里的公子哥,经常出入八大胡同的少年郎,举头投足间满是风流,但他心里装的却是实业救国,这是他无比坚定的理想,也是那具油尽灯枯的身体背后无法放下的事业。

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。

侗文年少时和四弟“王孙走马长楸陌,贪迷恋、少年游。”只是后来,那两个少年,一个被害染上了烟瘾,不堪受辱最终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,另一个褪去了往日的天真。宫中的老太监曾送给侗文一句话——“劝君莫作独醒人”,本该是那个乱世里最潇洒的人,却义无反顾的选择了革命的道路。

再后来,所有人都说傅侗文喜于玩弄权术,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奸商。实际上,在不为人知的日子里,他凭一己之力资助无数的年轻人出国留学,他希望他们学术有成,带着满身见地落叶归根,他不会妥协于与自己立场不同的任何人,即便那个人是他的父亲。

傅侗文资助故人之女沈奚赴美学医,当他们走在美国的街头,看着黑白的无声电影,感受异国带给他们的猎奇,他们意识到,中国需要改变,中国需要引进西方的思想和技术。沈奚作为一名独立的女性,她亦敢为天下先的拾起旧山河,即使天寒地冻,即使路远马亡。

沈奚的志向,是博采西学,强我中华。以下是我印象最深的一段话:

「沈奚努力措辞着,“我们当务之急是修建铁路,而不是购买豪华列车,”沈奚说完,又怕解释不清,再举例,“或者说,我们先要让大家都要吃饱肚子,而不是让每个人都学习去喝红酒和伏特加。”

“词不达意,”傅侗文笑着点点头,“不过,听懂了。”」

站在时代的洪流中,没有人可以幸免于难,他们是相互的救赎,是心尖上唯一留给对方的一点谧静,他们可以为了成全对方的理想而放弃自己的儿女情长。正如“是刀的主人心中还有温柔意,只是一腔温柔都给了民族”。

傅三爷就是那么一个人。“在那灯影里的侧脸,透着一种消沉的风流。后来她才看清楚,在那半明半昧的光影里,他坐的是,白骨成堆,守的是,浩浩山河。”不管大雪是否埋葬了一整个冬天,也不管每一片雪花是否都成为了众矢之的的武器,守得云开见月明,静待花开终有时,他们还了中华民族一个太平盛世,而上帝也还给他们一个美好的结局。

往日种种,历历在目,当代青年应有前辈之风骨,勇担肩上之重任!

(作者单位:福建医科大学护理学院

 

(作者:徐伟希)

徐伟希,女,福建医科大学护理学院四年制护理学专业2018级本科生